您的足迹:首页 > 万博登录 >第六百八十五章 根除诅咒

第六百八十五章 根除诅咒

第六百八十五章根除诅咒

“帝剑暂时交由前辈保管,来日在下归来,定亲自与前辈收回!”

秦鸿纵身长啸,施展飞云步,朝着与帝剑相反的方向飞速消失。这般结果,让得许天雄与宋老府主皆都变色,不禁暗骂,好狡猾的小子。

好汉不吃眼前亏。

秦鸿倒是退得快,知道两位帝君在场,他讨不到好。现在暂时舍弃帝剑,抽身退出战场,销声匿迹。

而有着帝剑牵制,许天雄和宋老府主都是暂且顾不得他。帝剑可是金源城有史以来的帝器,他们都想得到。若是去追杀秦鸿,那么帝剑反倒会落入旁人之手。

但,若夺取帝剑,那么,秦鸿就必然逃脱。

这般抉择,让得两位帝君人雄都是气得须面喷张。许天雄都是不禁笑骂一声,对秦鸿高看了一眼。

那小子潜质非凡,今朝一旦逃脱,未来恐将后患无穷啊。

心头暗叹,但许天雄可没含糊,当即一掌拍碎虚空,与之宋老府主对碰一击,随即借着力量冲天,朝着帝剑抛掷而出的方向追去。

帝剑在手,他将横行金源城。

“许老鬼,你混蛋!”

宋老府主气得白发倒立,怒吼着追了上去,杀机四起,掌印漫天,笼罩了许天雄的身影,与之大打出手。

彼此互不避退,硬碰硬的撼动对方,要争夺帝器。这般结果,倒是让得金源城众人骇然,帝君一怒,将流血漂橹,希望别殃及池鱼才是。

而对这里的一切,秦鸿却都未再继续关注。转身离开,洒脱而去。

他心知自己的实力,虽然不惧宋老府主,但,有着许天雄存在,他就断然讨不到好。宋老府主虽是初晋,实力大不如昔年被秦鸿斩杀的恒河郡府主。但许天雄的实力,却是要更甚恒河郡府主一筹。

秦鸿哪怕全力施为,怕也会捉肘见襟,难以奈何得了许天雄。再加之宋老府主的针对,他就更加的不可能安然无恙。

所以,暂时退避,他需要根除诅咒,实力更进一步。到时候再度折返金源城,杀他个片甲不留。

想夺他的东西,谁也不能留。

暗哼了一声,秦鸿遁出金源城,直接施展五行遁术,没入茫茫山脉中。深入地底,进入一处地底溶洞中。

这是一处地底岩浆的空阔地带,四面不透气,是被岩浆熔炼出的地底凹洞。秦鸿没入地底,意图在此闭关。

确认四周并无危险,秦鸿则是盘膝而坐,开始尝试着根除诅咒。以锻造法门,锤炼元神,神念稍动,识海元神则是动作起来,活灵活现。

小巧细手摊开,识海中的神念之力瞬时凝聚成一柄钉锤,被擒握在手。同时间,始源火在识海升腾,噗的一下淹没了元神。

熊熊燃烧的火焰不断煅烧元神,包裹着元神狠狠锤炼。同时间,秦鸿驱使元神,钉锤不断的朝着诅咒盘踞的地方狠狠锻造。

剧痛依旧,恍若要将其元神给撕裂,要撑爆他的识海头颅。秦鸿疼得四肢百骸都是痉挛,浑身面目都是抽搐,眼泪都是不自觉的彪了出来。

这种痛苦,太可怕了!

但,秦鸿却是必须承受,根除诅万博电竞是万博体育为广大电竞竞猜爱好者提供的优良竞猜平台,万博电竞直播、竞猜双管齐下,让广大爱好者们俩不耽误!咒是必行的一步。若是不然,他的元神始终被诅咒压制,影响着,就无法壮大凝炼。从而,他的境界就不能突破。

皇境修炼元神,主要目的则是壮大元神,使之元神凝炼。元神壮大,未来元神不灭,则可保肉身不朽。

但若是诅咒不除,如同跗骨之蛆攀附在元神之上,秦鸿就很难突破,元神无法增涨,境界,自然也就不能突破。

“烧!”

秦鸿咬牙低喝,始源火燃烧,都是将他整个人包裹了起来。气海丹田中的始源火火种亦是沸腾,连带着地心炎都是燃烧起来。

赤红如血的火焰灌入识海,混杂着始源火,让得煅烧之势更加的可怕。哪怕是秦鸿自己,都只觉脑袋升温,那种温度比之烙铁都还要炙热,可以轻易的熔炼掉任何矿精属。

不仅如此,随着地心炎燃烧,秦鸿所处的位置,地底岩浆亦都是沸腾起来。地心炎本属于地火岩浆之流,后天通灵后,才一举成就灵火。

故此,地心炎的气息泄露,岩浆顿时沸腾,像是得到了召唤一般。轰然间卷空而起,朝着秦鸿所在的溶洞淹没而来。

滚滚岩浆烧毁了秦鸿的衣衫,将他肌肤都是烧得通红。汗毛都有着要化作灰烬的趋势,岩浆中的炽热气息混着毛细孔钻进体内,汇入地心炎,使之秦鸿体内的温度,愈发可怕。

一时间,秦鸿整个人都好像化作了火人,全是被火焰充塞,身体热度高得惊人。

“啊!”

这般程度,饶是秦鸿意志惊人,都是忍不住的惨叫,肌肤有种被烧裂开的迹象。涅槃真身,都是在这种温度下承受不住,可想而知,这有多么可怕的温度。

识海中,元神都是附着上了火焰,星辉斑斓,猩红如血,色泽深邃,那种火焰乃是始源火与地心炎及岩浆相互融合的火焰。温度奇高,都有着将元神熔炼掉的趋势。

元神被包裹,浑身都是冒着腾腾白气,像是如欲燃烧溶解掉一般。元神表面,都是荡漾开了一层涟漪。那是要融化掉的趋势,固体化液体。

“吼!”

秦鸿咆哮,怒目圆睁,双目瞳孔都是猩红,有着斑驳血迹在眼孔中淌动。元神被熔炼,那种痛苦比之肉身更恐怖。

痛不欲生,秦鸿都是忍不住直接敲碎他的脑袋,自己就此沉睡过去。但,很可惜,他做不到。

无可奈何,秦鸿唯有咬紧牙关,甚至都将牙龈都咬碎了,他依然只能够生生承受着。这般痛苦,一度持续,足足持续到将近一月时间。

期间,秦鸿多次虚脱,整个人倒塌在地,浑身虚脱无力,大汗淋漓,脸色都是惨白不已。

可想而知,这其中的锤炼过程,有着多么可怕。

而在秦鸿熔炼诅咒的过程中,金源城,却也是掀起了大风波。

帝剑出世,接连两大帝君横空,这般变故,着实是惊住了金源城所有人。宋许两家帝君更是大打出手,为了争夺帝剑。

然而,彼此一直打了三天三夜,都未曾有个结果。当然,在这个过程中,宋老府主一直处于下风,不敌许天雄。特别是到最后,宋老府主不断咳血,险些殒落。

但,许天雄亦是不好受,被宋老府主以伤换伤,拼命的攻势而弄得遍体鳞伤。虽然不至于将死,但同样身受重创。

以至于,最终二人不得不罢手,帝剑落入金源城演练场,孤零零的倒插在那,无人能够拔起。

宋许两家皆都虎视眈眈,两位帝君人雄时刻关注,旁人就皆都不敢动作。哪怕是半点觊觎之心,都是不敢生出。

金府之人,一直都在左近看着,当看着那柄帝剑孤零零的插在那里,他们却无人敢上前去夺回来。

帝剑,可是秦鸿与金琉一起锻造而出的,按理而言,应当属于金府。但,最终秦鸿却将之抛出,言及要赠予许天雄。

结果,现在金府上下,暗恨不已。想要夺走,却压根儿不敢。两位帝君虎视眈眈,金府也是吃不消的。

无可奈何,金源城也就只有看着那柄帝剑被搁置,无人敢碰。宋老府主与之许天雄彼此对峙,一边疗伤,一边警惕着对方。

这种僵持,足足持续了半个月时间。半月时间,宋许两家人皆都在演练场左右对峙着,只要老祖一声令下,他们都会冲上前去冒死夺走帝剑。

但,结果出乎意外。

半月之后,两位帝君居然不约而同的退走了,一言不发的离开,仿佛很有默契一般。

宋许两家之人见状,彼此对视一眼,隐约明白了老祖的意思。于是乎,两家人厮杀而起,朝着帝剑冲杀而去,要将之掠夺到手。

然而,宋许两家人的争斗,一如两位老祖一样。彼此僵滞,死伤皆有不少,但最终依然无法夺走帝剑。

即使有人靠近,也会被对方不顾一切的杀戮掉。最终,局面依旧,彼此僵滞,难以靠近分毫。

金府之人一直在做壁上观,金玉堂与之金府族老等暗暗咬牙,恨不能浑水摸鱼。但看着金满富摇头的背影,他们却只能够颓丧不已。

眼睁睁的看着,本该属于他们金府的东西,就这样直接从眼前溜走,那种感觉,别提有多难受。

但就在金府上下恼恨之时,一道身影却是悄然无声的靠近了金府所在的方向。随着通报,来到了金满富的身旁。

“宋前辈,我家老族长有请,还请过府一叙!”这人低声说道,让得金满富及金府之人皆都脸色微凝。

请金满富一叙?

万博电竞是万博体育为广大电竞竞猜爱好者提供的优良竞猜平台,万博电竞直播、竞猜双管齐下,让广大爱好者们俩不耽误!

这,是要拉拢金府,坐在同一阵营吗?

金府之人也非是凡俗之辈,金满富亦不是愚蠢之人。纵使修为尚差一筹,但其心思却是剔透至极。

见得这人那似有所指的眼神,金满富则就揣摩了个明白。宋许两家相争,势均力敌,那么金府之人,若是偏向任何一方,那对彼此都将是有利的。

思及于此,金满富驱散了金玉堂等人,独自一人跟随着那人离开。消失半日,当金满富再回金府时,则是传出一则消息,金许两家,要展开联姻。

这些消息,如旋风一般,很快就传遍了金源城。

而对此,身为始作俑者的秦鸿,却是毫不知情。此刻的他,正值关键时刻,识海中,气象恐怖,已经彻底的化作了一片熔炉,将之元神及诅咒,都包裹在其中熔炼。

持续大半个月的时间,秦鸿的头顶,有着一缕缕乌黑色的烟雾丝线,在悄然无声间的消散。

这般熔炼之下,诅咒显然在根除,彻底被瓦解。

(责任编辑:admin)

相关推荐