您的足迹:首页 > 万博登录 >第96章 不入流的货色

第96章 不入流的货色

“墨总,白小姐。”左未未礼貌的和他们打完招呼,便不再说话。

“未未小姐也喜欢这家牛排呀?真是好巧呢,上次衔之带我来吃过一次之后,就忘不了呢。所以今天就让他带着我一块过来了。”白露双手抱住墨衔之的胳膊,撒娇的看着他说。

程子良笑着站起来,“这家餐厅是我选的,今天未未小姐请客,我就选了这家餐厅。衔之还没吃饭吧?不如一块吃吧?”

墨衔之眸光幽深,紧紧地锁住左未未,“不了,谢谢二叔好意,不过,我吃饭不喜欢和陌生人吃饭。”

陌生人?这四个人里,程子良是他二叔,而白露是他未婚妻,只有左未未跟他非亲非故。

那么,他那句话就是针对左未未喽?

墨衔之说完,转身就要离开。

“衔之!”白露及时拉住他的衣袖,“不如我们就一块吃点吧。”

好不容易有个万博电竞独家首推电竞投注,英雄联盟、王者荣耀、绝地求生等各大联赛在线投注!登录网页下载是正式注册的网上娱乐公司,万博电竞登录汇集多款最好玩的游戏,这里有优质的游戏娱乐体验,千万玩家认可!炫耀的机会,她绝对不能轻易放过。她要让左未未知道,自己跟墨衔之是有多恩爱,而她不过是自己的一个替身,所以,应该看清楚自己的身份,不要再对衔之苦苦纠缠了。

“是呀,好不容易凑到一块,不如一起吃吧,就当是家庭聚餐嘛。”

“家庭聚餐?”墨衔之剑眉紧锁,“这么说,未未小姐现在在跟二叔交往喽?不过二叔,你可要当心了,未未小姐年轻漂亮,后面的追随者可不少,万一不小心跟别的有钱男人跑了,那是追不回来的。”

左未未猛地抬头,不可置信的看着他,“墨总,我不明白您这话的意思。”

什么叫她年轻漂亮,容易跟别的有钱男人跑了?难道在他的眼里,自己就是这样一个朝三暮四的女人吗?

墨衔之坐下来,轻呷一口茶水,缓缓道,“嗯?怎么?言律没跟你一块过来吗?这才几天时间,就觉得你们俩不合适,转身投奔我二叔的怀抱了?”

平静柔和的声音里,却处处咄咄逼人,甚至带着质问的语气,让左未未十分不舒服。

“墨总,不管跟谁相处,这都是我个人的私事,我想这个没有必要跟您汇报了吧?您问的这么清楚,难道对我有什么想法吗?”

这句话刚出口,左未未就有些后悔。

因为这明明就是自取其辱的问法,并且当着这么多人的面,她几乎能够想象得到,接下来墨衔之的话会让她有多难看。

但她想错了。

墨衔之没说话,白露就不乐意了,“左未未小姐,拜托你说着话之前,用镜子好好照照你自己好吗?除了我,不是所有的人都能入得了我老公的眼。”

说完,还撒娇的靠近墨衔之怀里,笑问,“对吧,老公?”

尽管不喜欢白露这么称呼他,墨衔之还是宠溺地刮了她的鼻头一下,“不要乱说话,外面的那些乱七八糟的货色,怎么能跟你相比?”

白露闻言,笑得更开心,甜蜜的在墨衔之的胸前蹭了蹭。

对于墨衔之的回答,她十分满意。当着墨衔之的面,她不能说出有损身份的话,但是这万博电竞独家首推电竞投注,英雄联盟、王者荣耀、绝地求生等各大联赛在线投注!登录网页下载是正式注册的网上娱乐公司,万博电竞登录汇集多款最好玩的游戏,这里有优质的游戏娱乐体验,千万玩家认可!句话从他的嘴里说出来,怎么就那么让人幸福呢?

他的话犹如一把利刃,凶狠的刺入左未未的心口,鲜血淋漓。

“乱七八糟的货色”,那是在说她吗?

现在她终于知道了,原来在墨衔之的眼里,她不仅是个朝三暮四、水性杨花的女人,更是一个不入流的、甚至是“乱七八糟”的货色……

鼻头越来越酸,赶在眼泪掉落下来之前,她赶紧起身。

“未未,你去哪儿?”程子良迅速起身,拉住她的手腕,“如果你不想吃了,我送你回去吧。”

“没事,我上趟卫生间,很快就回来。”左未未抵着头,让人看不清她的表情。

不管发生什么事,她是绝对不会第一个离开的,因为离开代表着懦弱,她承认自己不是一个坚强的女人,但是也不容许别人嘲笑自己。

躲在卫生间里,回想起墨衔之的话,她的心就止不住的疼痛。

俩人相处那么久,难道是墨衔之表现的太不明显,还是自己没有看清楚,原来在他眼里,自己就是这样的一个存在……

对他来说,自己的存在毫无意义,毫无价值,甚至连跟他站在一起的资格都没有?

“乱七八糟的货色”几个字犹如魔音,在她的脑海盘旋不停。

越想越伤心,左未未靠着隔门的身体不由自主滑落下来,捂着嘴,努力不让自己哭出声,但最后还是忍不住嚎啕大哭。

不知道这样发泄情绪了多久,直到她自己哭累,发麻的双腿支撑不住,她才缓缓平复下来,打开卫生间的门。

忽然一个高大的身影出现在自己的面前,左未未吓了一大跳!

很快就恢复到正常,“你来这里干什么?这是女厕,您不会觉得这里配不上您高贵的身份吗?墨总!”

回答她的只是宁静的空气。

左未未自嘲的笑了笑,他那么高贵的人,恐怕觉得跟自己说话都会降低身份吧?不回答也是对的。

洗了手,对着镜子整理了一下眼睛,争取不让哭过的痕迹那么明显。

就在她准备离开女厕的时候,手腕忽然被人拉住,冰冷生硬的声音从背后传过来。

“你为什么哭?”

左未未冷笑,“墨总,只是我的私事,跟您无关。放开我!”

挣了挣,却发现他抓的十分用力,手腕处被他的五指咯的生疼,左未未不由得倒抽一口冷气,“墨总,请您放开!我身份卑贱低下,是乱七八糟的货色,别污染到了您尊贵的手!”

努力想要甩开他的牵扯,不料他猛地一拽,左未未就向前一步趔趄,差点撞到他的胸口。

抬头看到他冷峻的眸色像是千年不化的寒冰般冷冽渗人,不由得恼了,“墨总,我跟您往日无冤近日无仇,就算哪里不小心招惹到了您,您对我恨之入骨,可也不用这样报复我吧?”

“报复?”墨衔之咧嘴冷笑,“你以为你是谁,值得我动手报复?左未未,不要太把你自己当回事了。如果不是露露担心刚才的话伤到你,让我过来看看,你以为我会愿意见到你吗?”

幽深的眸子努力居高临下的瞪着她,来掩饰心虚。

“是吗?如果白露小姐让你过来看笑话的,那恭喜你们,刚才你的话真真正正的伤到了我,所以我才会哭。这样的回答你满意了吗?如果满意了,轻放开我!”

她一点也不想跟这个冷傲的男人再纠缠下去。

说不准再这样下去,他会怎么更深误解自己,与其这样,还不如不见,就让自己在他的心里保持现在的形象。

“哼,你有胆量勾引男人,就没胆量承认?这可跟你不像啊。”

“像不像不都在你的眼里是那种货色,我还有什么可担心的?墨总,我最后再说一句,放开我!这里是女厕,你再不放,小心我大喊了?如果把白露小姐惊过来,看到我们这副样子,你就不怕她伤心?”

“如果露露看到,你以为她会怎么想?是你勾引我,还是我对你纠缠不清?嗯?”

左未未胳膊一僵,张开的嘴怎么也发不出声音。

“怎么?不叫了?”

他的声音很轻,就象一根羽毛似的,一点点的轻刷着左未未的耳廓,脸颊不由自主的被耳廓的红晕沾染,瞬间布满整张脸。

墨衔之说的一点也不错,就算白露出现在这里,看到自己的手被她的老公抓着,第一反应肯定是认为自己勾引了她老公,自己的这幅样子,是怎么也勾引不到身份高贵的墨总吧?

“不用叫了!”左未未眸子一沉,对着墨衔之的手就咬了上去。

“嘶——”

墨衔之的手背上迅速出现一个深深的牙印子,咬牙努力忍着,一点也没有放开她的意思。

左未未咬得牙龈发麻,总觉得如果不是骨头,她可能就要从墨衔之的手背上咬下来一块肉了。

太太眼皮子,看见他牙关紧咬,分明是极力忍着,明明都这么痛了,为什么还不放手?

俩人就这样僵持着,左未未不松口,墨衔之不放手,没一会儿,就有口水从左未未的嘴里流出来,尽管她不停地吸着,但仍旧避免不了口水流在他手背上……

就在俩人左未未即将坚持不下去的时候,厕所的门忽然被人打开,紧接着就听见一声尖叫,受惊了的女人尖叫着离开。

“里面发生什么了?”白露的声音传出来,左未未和墨衔之都不由自主的僵了一下。

“小姐,您别进去!里面有、有一对情侣在做那事儿……恶心死了,您千万不要进去。”

“做那事儿……?”

左未未疑惑的抬眼看了看墨衔之,那女人说的是他们吗?

她俩这姿势怎么了?

她不过是弯腰咬着墨衔之的手,而他的手……

左未未脸色一红,赶紧松开嘴,甩开他。

这男人没事老把手放在那地方干什么?怪不得刚才会有人误会他们俩人,试想一下,一个女人蹲在地上,脑袋正对着一个男人的裤裆,这姿势,恐怕是一个正常人都会误会的吧……

是吧……

“哎,小姐,您别进去啊……”高跟鞋的声音越来越近,左未未的头皮越来越麻。

怎么办,如果真被白露看到他跟墨衔之在这里,那该怎么办?

(责任编辑:admin)

相关推荐