您的足迹:首页 > 万博用户登录 >第363章 她的亲生父亲

第363章 她的亲生父亲

苏然听着陆铭煜的话,突然又泪流满面,空洞的眼神烧起熊熊怒火,松开紧揪着他衣服的手,指着他怒斥一声:“你做梦!”

陆铭煜错愕的怔愣住,不解的看着苏然。

苏然一阵冷笑,拭去脸上的泪痕,一眨不眨的看着陆铭煜的眼睛缓慢地说道:“陆铭煜,你知道吗?郁郁不光是我的女儿,她也是你的女儿。是你害死了自己的亲生女儿,感觉如何?”

说完,苏然一刻也不想再稍作停留,起身绝然离开了他的办公室。

‘郁郁不光是我的女儿,她也是你的女儿,是你害死了自己的亲生女儿……’

陆铭煜的心像是被什么猛然刺了一下,痛得他倒吸了一大口凉气。

怔怔的看着她绝然离去的背影,显得萧瑟而单薄,仿佛一阵风就能吹倒,还有刚才她那近乎绝望的眼神,凄厉的语气……

心里猛然掠过一句话‘没有女儿,我会活不下去的’,心下咯噔一阵凉意侵透全身,他快速拔了个内线电话,沉声吩咐:“跟着苏然,别让她出事!”

放下电话,脑海里又浮显起她刚才说的那句话:郁郁不光是我的女儿,她也是你的女儿!是你害死了自己的亲生女儿……

苏郁郁怎么可能会是他的女儿呢?

他至今还记得两年前的调查报告,苏然和他离婚后不到一个星期的时间,就急急的另嫁他人了,如若不是因为太爱了,如若不是肚子里怀的是他人的种,又怎么会跟他离婚另嫁他人?

不,他不信!苏郁郁绝不可能是他的女儿!

脑子里不断的回放着刚才苏然说话的神情和语气,那无比坚定的气愤和绝望,直直的撞击着他的胸口,涌起一阵莫名的慌乱,胸口堵得慌,苏然似乎真的不是说谎骗他的!

如果说两年前她说的‘郁郁真的是你的女儿’是骗他的,那如今,苏郁郁都已经死了,苏然又还有什么理由再拿这个来骗他呢?

这个认知让他的心咯噔咯噔一下跌落谷底,一股强烈的复杂情绪在心头翻涌,越发堵得慌,郁郁……真的是他的女儿吗?

他脑子一片混乱,如果苏郁郁是他的亲生女儿,当初,苏然又为什么要跟他提离婚?为什么离婚后不到一个星期的时间就另嫁他人?

不,他还是不太相信!

苏然木然的站在墓地前,神情绝望的直直看着墓碑上赫然刻着的‘苏郁郁之墓’几个大字,这让她不得不相信,她的宝贝女儿,她视作生命般呵护的女儿,真的死了!

她苦苦寻找两年的女儿,真的死了……两年前就死了!

脑子突然一阵晕眩,她站不稳的打了个踉跄,呼吸仿佛瞬间被完全抽走,眼前突然一下发黑,她无力的跌坐在地上,顾不得膝盖磕撞水泥地板传来的钻心刺痛,痛得她全身麻木,她强撑起身缓慢的跪爬到女儿苏郁郁的墓地前面,抬手抚摸着冰冷的墓碑,泪如泉涌,再也控制不住的抱着墓碑失声痛苦。

那一刻,真的悲痛欲绝!

“郁郁,我的女儿郁郁,我的宝贝女儿郁郁,妈妈找你找得好辛苦好辛苦,妈妈以为你还在哪里等着妈妈去找你,却没想到,你已经一个人孤零零的躺在这里两年了!”

“郁郁,妈妈的宝贝,你怎么那么可怜,我的宝贝女儿怎么那么命短怎么那么命苦?”

“宝贝,你一个人躺在这里该有多冷多孤单啊,怎么办?妈妈要怎么办?”

……

也不知道哭了多久,天色骤然变得阴沉,原本还是风和日丽的天空,突然压抑着一团乌黑的云团,仿佛应景一般。

一阵雷鸣电闪,震耳欲聋,接着便是倾盆大雨漂泼而下,打湿了她的头发,打湿了她身上的衣服,也打湿了她的脸。

雨水混杂着泪水,早已分不清哪些是雨水哪些是泪水,只有伤痛赫然挂在她的脸上,绝望蕴在她的眼底。

她的女儿,她可怜的女儿郁郁!

她紧紧的抱着墓碑,用自己的身体为墓碑挡雨,不住的低声呢喃:“郁郁乖宝贝,有妈妈在身边陪着,打雷不怕,下雨也不要怕!妈妈会保护郁郁的!妈妈会保护郁郁的!”

她的心真的好痛好痛,这两年来,郁郁就这样孤零零的一个人躺在这里,饱受冰冷和孤独,每次打雷下雨,郁郁该有多害怕啊!

雨一直下一直下,由小到大,又由大到小,终于,雨停了,可她脸上的伤痛却更沉重了!

一直躲在后面一排墓地边静静地看着苏然的文志,已经被这一场毫无预兆的雨水淋成了落汤鸡,他没带伞,因为他怎么也没想到原本还是风和日丽的天气会突然就下起雷鸣阵雨来。

他没有上前阻止苏然,更没有劝她离开去躲雨,因为他从她身上看到了母爱的伟大,也从她的背影看到了一股哀莫大于心死的沉痛。

她极度需要发泄,他知道即使上前劝阻,也无法劝她去躲雨,于是,他陪她一同淋雨,这是他自小到大做得最无厘头的一件事。

他受命于陆铭煜,却被苏然伟大的母爱所感动,他的脸上湿哒哒的,他知道那上面除了雨水还有泪水,苏然这个女人,他或多或少从陆铭煜的嘴里听过关于她的事。

或许,她曾经不是一个好妻子,但她绝对是一个好母亲!

苏然小心翼翼的用袖子拭去墓碑上面的水渍,哭泣着说:“郁郁……对不起……都是妈妈的错……是妈妈对不起你……”

终于,墓碑上面的水渍擦拭干净,苏然感觉自己仿佛看见了女儿那张漂亮可爱的脸庞,唇角不自觉的勾勒出一抹笑靥,只是那笑意显得苦涩又悲凉,她轻声说道:“我的宝贝女儿,妈妈终于扫干水渍了,这样你就不会感冒了……”

她永远也忘不了,她的宝贝女儿两年前就是因为感冒才住院的,也是因为感冒才被误诊为绝症患者的,所以,她绝不能再让她的宝贝女儿感冒了!

如若不是女儿感冒……

“我的宝贝,都是妈妈不好,是妈妈没有保护好你,是妈妈把你的爸爸看得太过简单,以为他会好好的善待我的宝贝女儿,想不到……他却把你害死了!”

苏然抬手轻抚墓碑,就像是在抚摸着郁郁的头一样,轻轻的柔柔的。

“宝贝,这世界如果还有如果,那么两年前,妈妈一定不会跟他重续旧情,更不会答应替他和他的妻子代孕……”

“如今,妈妈知道错了,却再也换不回来妈妈最宝贝的女儿了……”

“下辈子……如果还有下辈子,郁郁记得一定要好好选择父亲,千万不要再找像陆铭煜那样狠毒的父亲,也不要再找一个像我这样不负责任的妈妈……”

……

——下辈子,如果还有下辈子,郁郁记得一定要好好选择父亲,千万不要再选择像陆铭煜那样狠毒的父亲……

——下辈子,我的宝贝女儿郁郁一定还要来做妈妈的好女儿,妈妈会记得一定不会再找像陆铭煜那样狠毒的丈夫!

后排墓地站着的文志完全被这两句话震惊了!

许久反应过来,看着苏然虚弱乏力,面色青白有如一抹没有灵魂的躯壳,行尸走肉般的离开了墓地,他又连忙跟了上去。

回到C市,文志都等不及换身干衣服,便急忙回到公司找陆铭煜汇报情况,苏然说的那些话,至今还在他的脑海里回旋,他实在太震惊了!

苏郁郁竟然是陆铭煜的亲生女儿!

而苏然竟然是陆铭煜的前妻!!!

他曾经猜想过他们俩人之间的关系,一直认为他们曾经可能是一对恋人,没想要……

“铭煜……”

一路上都想着第一时间将这个震惊且极具震撼的消息告诉陆铭煜,但推开门的一瞬,却觉得难以启齿。

他能想象的到陆铭煜听到这个真相时,会有什么样的反应。

闻声,陆铭煜即刻放下手里的工作,抬眼直直的看着文志,冷硬的俊脸上满是焦急的神情,问道:“她情况怎么样了?”

这个‘她’自然指的就是苏然。

文志舔了舔发干的唇瓣:“苏然离开这里之后直接去了一趟江城XX墓地,她在那里哭得伤心欲绝,哭了很久很久才离开,然后就直接坐车回来C市,回她家去了。”

“你是亲眼看着她回家的吗?”陆铭煜焦急的又问,他唯一担心的就是她有没有想不开做傻事。

“嗯。”文志如实汇报。

“好……那就好!”陆铭煜暗自松了一大口气,悬在嗓子眼的一颗心总算可以放回原位了。

文志抬眼复杂的眼神看着陆铭煜,动了动嘴,几次欲言又止,还是有些犹豫不决到底要不要将苏郁郁是他陆铭煜的女儿这件事告诉他?

“怎么了,有什么话就说。”陆铭煜挑眉,不解的问。

文志点点头,一副壮义凛然的表情说道:“有件事,我必须要告诉你。”

“什么事?”陆铭煜抬眸重新盯着他看,幽深的眸底一片防备。

因为他从文志的表情和语气中,觉察到一丝不安。

“是关于苏郁郁亲生父亲的。”

(责任编辑:admin)

相关推荐