您的足迹:首页 > 万博用户登录不了 >第370章 :心头一痛

第370章 :心头一痛

没名没份?谷雨菡感觉心口一痛,却是什么话也说不出来。

名分吗?她怎么会没有。情妇啊。她现在是沐逸群的情妇,怎么会没有名分?只是这样的名分她又怎么在父母面前说得出口?

谷安远看着女儿,他终于开口了:“雨菡,等过完年,就让沐逸群来家里提亲吧。”

既然女儿跟沐逸群分开三年都依然相爱,再阻止他们在一起,好像也说不过去了。

谷雨菡拿着筷子的手紧了紧,突然就笑了:“合着今天大年初一,爸妈就想着赶我出门。我算知道我有多让你们心烦了。”

“这孩子,又乱说话。”谷母一脸嗔怪:“我们还不是怕你吃亏了?”

女人可不比男人。谷雨菡跟着沐逸群没名没份的,总是吃亏些。

“妈。”谷雨菡不想说这个话题:“现在可不是他要不要娶的问题,是我想不想嫁的问题。我也答应过你们,一定会做出一番成绩来,再来考虑结婚的事。”

谷母怔住,见女儿竟然拿自己三年前说过的话来堵她,一时语塞。

半晌之后,她长长的叹了口气:“雨菡。以前是我们太固执,现在我们都想明白了。那些都不是主要的。你的幸福才是重要的。你想跟沐逸群在一起,就跟她在一起。不用顾虑我们。”

“嗯。”谷安远也跟着点头:“雨菡。我跟你妈都希望你幸福。”

谷雨菡的眼睛有些发热,看着父母,极力忍心着想哭的冲动,扯开嘴角笑得越发灿烂:“你们这是做什么?他对我很好,我很幸福。不过是眼前大家都有事要忙。所以才说暂时不结婚。”

“是吗?”

“是啊是啊。”谷雨菡重重的点头:“你们女儿啊。才貌双全,不知道多少人等着娶呢。放心吧,他拎得清的。”

“你这个丫头,还真是。”谷母放心了,也不再说了。一家人开始说些其它的趣事。

谷雨菡松了口气的同时,又泛起了淡淡的苦涩。

才貌双全?哪怕她现在貌赛西施,才压管仲。只怕在沐逸群眼里,也不过是一个技女,情妇吧?

吃过饭,谷雨菡收拾了一些简单的行李。幸好她常年跟着在外面出差。做这些事情倒也驾轻就熟。

很快,收拾好行李,然后将行李放上车,看着父母不舍的脸,她吐了吐舌头:“好了啦。我又是在本市,会经常回来的。不要这样的表情。”

“去吧去吧。”谷母心里舍不得,却是挥了挥手:“真是女大不中留啊。”

谷雨菡扮了个鬼脸,上车离开。她怕自己再不走,会哭出来。

因为心里有事,谷雨菡的车速有些快,没有看到她离开之后,甘卓联开着车子来了谷家。

将车子停在沐逸群公寓楼下,拎行李上楼。这个时候,才下午四点多。

“明天开始,你做饭。”那天沐逸群的话响在耳边,神情有些复杂的进了厨房。

冰箱里很空。基本没什么东西。谷雨菡想了想,拿着钥匙又转身出门。刚才开车过来,好像看到附近有一家大的超市。

谷雨菡并不擅长料理。

这些年,也没有给她动手的机会。所以,她先买了一本烹饪书。

然后看着上面写的有一些菜十分简单,她是一个很专注的人,按着菜谱买好材料。

两个人吃饭,四菜一汤,应该够了吧?平时在家也差不多这样。

不过沐逸群让她八点再去,肯定不会在家里吃饭。她今天可以先练一下手。

这个念头让她放松不少。她倒不是怕做饭给沐逸群吃,而是怕万一不好吃,他又有理由嫌弃她。

“你这个情妇不合格。”多伤人的话?

甩开不心要的心思,她认真的把材料买好。顺带买好了明天早上做早饭的材料。

刚才看着冰箱空的,不知道上次他煮的面是哪来的?家里有米吗?调料有没有?谷雨菡发现自己刚才好像都没有认真看一下。

这一想,干脆也不犹豫了,看到什么买什么。很快就推了一车的东西。

米油盐酱醋,只要感觉会用上的,全部都装进推车。结账的时候看着那小山一样高的东西,庆幸自己有开车来。回了

回了公寓楼下,跑了三趟才把东西全部拎上去了。

到最后一趟,谷雨菡已经累坏了,明明是冬天,后背的衣服都湿了,一身粘腻,她也不管了。

毕竟呆会做完饭,身上还是会有油烟味的。

深吸口气,看着厨房那一堆材料有些傻眼,冷静的分好类,摆好,生冷鲜蔬放进冰箱。

调料什么都摆上,最后才拿出了烹饪书。开始想今天吃什么。

天天家常菜,有图,有做法,非常简单,看着就很容易的样子。

第一页。莴苣炒牛肉?

这个看起来很简单,刚才她也有买材料。谷雨菡把莴苣找出来,

“洗净,切片,备用。”

好简单。她可是才女,这种事情,怎么难得了她?

洗净,切片,切片,片。。。。。

咳,长条的莴苣。放在案板上,她的刀切下去,莴苣竟然动了。菜刀磕在案板上。

再试,切出来的不是片,而是好厚一块。

差强人意。谷雨菡又向着前面靠近了几分。这次薄一点了。

想到曾经在电视上看过的,手起刀落。使刀如飞。

谷雨菡内心觉得,那真是一种本事。

半个小时后,两根莴苣终于切好了。

案板上,大大小小的莴苣块。那个不能叫片吧?

神情有丝沮丧,谷雨菡继续,把牛肉找出来,洗净。

“洗净,切片——”

切就切。把牛肉也切好。只是,这个跟莴苣不同,摆在案板上,那个样子真的是——

谷雨菡有些绝望,大一块,小一块。有些没切断。总之很难看。

有一块特别大,谷雨菡拿过来想加工一下,一刀下去,不小心切到了手指。

血珠顿时渗出来。有些痛。

谷雨菡心里有些郁闷。将菜刀一扔,有些无力的坐在地上。

这是她从来没有尝过的,挫败的滋味。切个菜都切不好。看着手上还在流血,她却不想去处理。

她不知道沐逸群家里的药箱放在哪里,甚至不知道他家有没有药箱。

因为如果是他,一定不像自己这么笨。幸好,他不在家。不然怕是又要骂她了。

不知道为什么,现在对沐逸群,她是有些怕的。

吸了吸鼻子,有些无奈,才想站起身来把手上的伤处理好。

“你在做什么?”

熟悉的声音响起,沐逸群回来了,目光落在她身上,居高临下看着她略带狼狈的样子。

跑了一趟超市,搬了三次东西。她的头发有些乱。此时又坐在地上,看起来,还真是不太好。

“你在做什么?”

沐逸群又问了一句,谷雨菡快速的站了起来,将双手藏在身后。目光有几分闪躲:“没做什么。”

沐逸群沉默,目光落在案板上,那些大小不一的牛肉,还有那些莴苣——

重新看向了谷雨菡,没有漏掉刚才她的手躲在身后的动作。

上前一步,对着她伸出手。

“我没事。你出去吧。”现在还不到八点,他回来得这么早?

谷雨菡不知道要说什么:“你出去。”

她不需要他来看到自己这么狼狈的样子。一如她的人生,在他面前,总是狼狈的。

沐逸群深深的凝了她一眼,一句话也没有说,转身离开了厨房。

他一走,那种压迫的感觉就少了很多,谷雨菡松了口气,走到水龙头下把手冲干净,水浸到伤口,虽然不深,还是有些痛。

她咬着唇,莫名就觉得很委屈。

手突然被人握住,转头,沐逸群站在她身后,手上拿着块创可贴。

就着她的手冲干净上面的血,再帮她擦干净水分,最后将创可贴为她贴好。

两个人,靠得很近,近得他可以闻到她身上的,淡淡的香气。眉心拧得更紧,脸色也更冷了。

谷雨菡轻易的就感觉得出来,他生气了。不高兴了。

咬着唇,心里颇有几分纠结:“我,我不是故意的。”

“你出去吧。我会把饭做好的。”

做好?

“怎么做?”

沐逸群淡淡挑眉,视线落在她的脸上,带着几分嘲讽意味:“把剩下九个手指都切了?”

“我,我刚才是不小心。”她不也把菜都切完了?就最后那一下才——

“出去。”沐逸群不想跟她多说话。声音极冷,谷雨菡面上尴尬,站在那里不肯动:“我不出去。你走开。我可以。”

“谷雨菡。”

沐逸群转过身面对她,神情有淡淡的怒气:“你如果不出去,我就在这里要了你。”

“要——”什么要了她?

谷雨菡突然就反应过来,脸一下子红了,这个人,真的是,能不能一天不想这种事情?

恨恨的跺了跺脚,她转身离开了。

留下沐逸群站在那里,看着厨房上的牛肉发呆,想了想,他的目光看向了电饭煲。果然,那里空无一物。

这个女人,竟然不知道做饭是要先把饭做上去的?

冷静的将米找出来,这才发现多了很多东西。随意开了几个柜子看了看,再看冰箱,亦然。眉心微拧。这个女人,是要把超市搬回来不成?

目光重新回到了案板上,算了算两个人吃饭需要的份量,将米洗好,下锅煮上。

这才看到了,一边的料理台上,放着一本烹饪书。天天家常菜?随手翻了前几页,很明显谷雨菡是按着这个来买菜的。

内心一阵无语,将烹饪书放到一边,这才开始加工谷雨菡刚才切好的牛肉跟莴苣。

他的动作算是俐落,菜切好,又找出其它材料。

很快的,四菜一汤上了桌。饭也差不多在这个时候好了。

正要将菜端出去,这才发现,谷雨菡一直站在厨房门口,也不知道看了多久了。

并不想理她,冷静的端着菜放到了外面的餐桌上。从头到尾都没有看谷雨菡一眼。万博电竞独家首推电竞投注,英雄联盟、王者荣耀、绝地求生等各大联赛在线投注!登录网页下载是正式注册的网上娱乐公司,万博电竞登录汇集多款最好玩的游戏,这里有优质的游戏娱乐体验,千万玩家认可!

饭菜都上了桌,沐逸群将碗筷拿出来摆好,走到餐桌前坐下,看谷雨菡站在那里,像根木头。他冷声开口。

“你不饿?”

现在已经是晚上七点多了,她不饿吗?

谷雨菡有些意外,有些尴尬。缓缓走到餐桌前坐下。

简单的菜式,全部是按着她买的烹饪书来的。卖相好,香味也浓,味道应该也不错。

才在心里这样想,沐逸群就将一碗饭摆在她面前:“吃饭。”

内心有丝诧异,有丝惊喜,还有几分感动。谷雨菡又想起了在美国的时候,她试着为她做饭,可是却把自己手弄伤那一次。

他对她,是不是也还有些感情呢?所以,不舍得她受伤,是吗?

她能这样期待,能这样想吗?谷雨菡不知道,低下头安静的吃饭。

吃过饭,沐逸群将碗收了,并没有让她帮忙。她有些无聊。又有些不知所措,今天的事,其实他有理由嫌弃她。可是他没有,她甚至已经想好了,如果他讽刺自己的时候,她要说什么话来反驳。

可是现在,却是用不上那些准备好的话。

坐在客厅里,谷雨菡有些无聊的打开电视。大年初一,家家电视台都很喜庆。

放着一些非常欢乐的节目。她却没有看进眼里。想到去年这个时候,她随着首长去了外面访问。

这三年,大半时光,都不由她。其实当翻译是一向紧张度,注意力集中度都要求非常高的职业。

一个词用错,就很容易让人误会。每次跟着首长出门,她都是小心再小心。尽量做到翻译出来的每一个字,都贴近首长的原意。

而这也是为什么她进翻译部才短短时间,却很受重视的原因。

可是她很清楚,每次回到家,她在疲惫之中,最想的人,就是沐逸群。

以前,每次累了,困了,他都会搂着她,给她安慰。

“有我呢。”他说。

他是一个可以依靠的男人,可是,她破坏了这样的信任。是她把沐逸群推开,两个人走到今天,再也回不到万博电竞独家首推电竞投注,英雄联盟、王者荣耀、绝地求生等各大联赛在线投注!登录网页下载是正式注册的网上娱乐公司,万博电竞登录汇集多款最好玩的游戏,这里有优质的游戏娱乐体验,千万玩家认可!当初。

长长的叹了口气,却落入一双深邃的眼中。

沐逸群不知道什么时候出来了,直直的盯着她看。那个目光,看得她一阵发悚。

他终于,想到要来骂她了吗?是吗?

…………………………………………

四千字,今天只有一更。心月白天要去妈妈家里。

祝大家周末愉快。耐你们。

(责任编辑:admin)

相关推荐